倚天屠龙

  剑作为佩带器具在汉代得到了长足发展,无论帝王、士大夫还是侠士,都喜欢将其佩带于身上,故《说文·刃部》说,“剑,人所带兵也。”甚至成了地位、身份的象征。据陶弘景《古今刀剑录》记载,历代帝王都有宝剑随身。汉高祖刘邦有斩蛇剑,助其在芒砀山斩蛇起兵,光武帝刘秀“在南阳鄂山得一剑,文曰‘秀霸’,小篆书,帝常服之”。魏武帝曹操在幽谷得一柄宝剑,长三尺六寸,上有金字铭文“孟德王”,曹操常把它佩带在身上。《三国演义》中也说,曹操有两柄宝剑,一柄名“倚天”,曹操佩在身上,另一柄名“青釭”,由佩剑将军夏侯恩保管。在汉画像石中,常常见到帝王、士大夫、武士,乃至地方小吏佩剑、仗剑的图像(图一)。

图一  画像石的齐王佩剑图像

 

  这一现象一直影响了中国两千余年,以致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这些佩剑汉代以前大多以青铜铸制,汉代以后以铜、以铁,以钢,以玉,制作精良,装饰华美。铸刻铭文,镌饰花纹,填金银嵌宝石。1968年在河北满城发现的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了钢、铁剑多柄,其中一柄黑漆鞘钢剑长1.048米,用块炼铁渗碳钢方法,反复折叠锻打而成。每层的厚度只有0.05~0.1毫米,是战国时期钢剑每层厚度的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一。而且杂质明显减少,剑锋还经过淬火处理,很锋利,剑脊未经淬火,又较柔韧,其性能远优于战国钢剑,是“五十湅”钢剑、“百湅”钢剑的前身。另一柄铁剑长不足40厘米,剑身一面用金片钿嵌火焰纹,另一面钿嵌云纹,剑格、剑首用银合金制作,饰兽面纹和云纹。这柄短剑出土于墓主的腰间,应是墓主随身携带的心爱之物(图二)。

图二  满城汉墓的火焰纹铁短剑

 

  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过一柄用角、玳瑁和木制作的剑,剑身、格、茎、首,以及剑鞘的摽、璏俱全,形象逼真,长140.4厘米。它完全不具备实战功能,只能用来佩带(图三)。

图三  马王堆三号墓角质剑

 

  西汉时期还有一种玉具剑,用质地精良的玉琢制成剑首、剑格和璏、摽,按汉代礼制只有诸侯王以上的贵胄才能佩挂。这类玉具剑河北满城刘胜墓、广东广州象岗南越王墓、江苏徐州狮子山楚王陵都出土过。河北满城刘胜墓出土的为铁质玉具剑,剑首、剑格、剑璏和摽全用和田白玉琢制而成,高浮雕蟠螭纹,质地温润,纹饰精细,展示了西汉玉雕的高超技艺(图四)。

图四·1  玉具剑示意图

图四·2  满城汉墓的玉具剑剑首

图四·3  满城汉墓的玉具剑剑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