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刀屠龙

  在中国古代兵器史上,刀和剑一样,是古代军队中的传统的格斗兵器,而且出现时代更早,传承时间更长,品种样式也更丰富,在古代战争史上同样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一 唐代以前的刀

  刀是一种杀伤力很强的格斗兵器,不论做为军队的兵器装备,还是在民间,应用都很普遍。单面侧刃,刀背厚重,刃口锋利,适于砍斫。《说文·刀部》“刀,兵也,象形。”《释名·释兵》:“刀,到也,以斩伐到其所乃击之也。”其形制前部有窄而长的刀身,后部装有或长或短的刀柄。短柄刀单手执握,长柄刀双手使用。

  刀最早出现于新石器时代,当时的刀有石制的,骨制的,也有蚌制的。这些刀有大有小,形制各异,用途不一,但多为生产、狩猎工具,不是兵器。只是到了原始社会晚期,有了氏族和部落间的战争,刀和矛、斧等才成了兵器出现在战场上。江苏南京北阴阳营出土过一件七孔石刀,刀体呈横长方形,刃微弧,近刀背处有七个穿孔,长22.6厘米(图一)。

  

  

  图一 七孔石刀(江苏南京出土)

  这类刀只能装长柄使用,可用来狩猎,也可用做兵器使用。同样形制的刀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也发现过,整体呈横梯形,长65、宽9.5厘米。玉质,湖绿色。刀身两端琢刻菱形纹和平行线纹,并有对称的突齿状扉牙,近刀背处有七个穿孔(图二)。

  

    

  图二 玉七孔刀(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采集)

  从考古学分析,二里头遗址的历史年代已是夏代,这里又是夏王朝的宫殿区遗址。玉刀体形大,又较薄,只能做仪仗兵器使用。到了商代,已能用青铜铸造各种生活用器和兵器。兵器中有两种青铜刀,一种是青铜短刀,尺寸仅有30厘米长短,刀背微微弧曲,柄首铸作兽头或铃形,具有鲜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风格。这种刀是车、步兵配合戈、矛、銊使用的防身兵器。还有一种青铜大刀,刀身明显较长较宽,根据形制又可以细分为两个亚型,其一刀身长30厘米左右,刀头宽且上翘,刃部多内凹,刀背铸饰扉棱,近背部装饰一条花纹带。刀柄短而窄细,长度在10厘米以内,需加装木或其他质地的刀柄方能使用(图三)。

  

  

  图三 铜棱脊大刀(鹿邑太清宫长子口M1:117、208、228)

  这种刀河南殷墟出土过,河南鹿邑太清宫出土过,江西新干大洋洲商墓也出土过,而且一次就出土了13件。河南殷墟“妇好”墓还出土过一柄形制相似的玉刀,通长33·5厘米,近柄部有一圆穿,刀背处琢饰长身龙纹。其二刀头上翘,刀尖向后勾回,并铸出銎孔,厚背薄刃,刀背接铸三个銎孔(图四)。

  

  

  图四 铜三銎大刀(河南安阳大司空村出土)

  还有的直身直刃,刀背也接铸銎孔。通过銎孔可以装配木质长柄,它们都是临阵格斗兵器。商代金文中有大刀的形象(图五),

  

  

  图五 金文中的“刀”

  为我们探讨其使用情况提供了线索。由现有的考古资料看,出土的青铜大刀比同时期的戈、矛要少得多,可见青铜大刀虽然是杀伤力很强的格斗兵器,但在当时军队中使用并不普遍。

  西周时期,装长柄的青铜两銎、三銎大刀尚有发现。如北京昌平出土的乳钉纹两銎刀,以及现藏于美国佛利尔美术馆的“康侯”三銎刀等。还有一种青铜波状刃有銎砍斫兵器,与三銎大刀的形制极为相似,功用和使用方法也相同,只是刃部弧曲,因此也应当列入有銎大刀的范畴。至于短柄青铜刀则再难见到了。

  春秋战国时期,大概由于青铜剑的长足发展,抑制了刀的演进。这一时期的考古资料没有见到青铜刀的踪迹。直到秦代,才出现了青铜弯刀,且至今只见到过两件,出土于陕西省临潼秦始皇陵一号兵马俑坑中。其通长66、刃宽3.2厘米。刀身弯弧,两面有刃,断面呈扁梭形,前锋截齐。后接短柄。柄由前至后渐粗,断面呈椭圆形(图六)。

  

  

  图六 铜弯刀(陕西临潼秦始皇兵马坑出土)

  这件兵器造型怪异,光素无纹,质朴无华。《发掘报告》中称它们为金钩(又叫吴钩),从形制上看,可钩可砍,是极具杀通伤力的实战格斗兵器。

  战国以后特别是西汉时期骑兵迅速崛起,以及冶铁炼钢技术的发展,一种用铁或钢打制环首刀出世了。这种刀一般长1米左右,形制简约,直身,一侧开锋利的刃口,另一侧为厚重的刀背,刀尖斜直,刀身与刀柄无明显界限,柄端连铸一铁环,故有环首刀之称。与剑相比,可以说环首刀几乎已失去突刺的功能。但由于刀背厚,不易折断,劈砍的功能却增强了许多,更适合骑兵马上作战。我们目前见到时代最早的环首铁刀出土于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中,时代为西汉景帝或稍晚。这件环首铁刀长62.7厘米,环手用金片包缠。外有刀鞘,刀鞘用两块木片挖槽扣合而成,外缠麻线,髹朱漆。鞘上附有供佩带用的金带銙(图七.1)。

  

  

  图七.1 铁环首刀(河北满城刘胜墓出土)

  此后刀身逐渐加长,达到了1米,甚至1米以上(图七.2)。

  

  图七.2 铁环首刀(江苏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

  不少环首刀用炒钢反复折叠锻打而成,每加热折叠锻打一次称“一湅”。 折叠锻打的“湅数”越多,韧性越强,再经淬火处理,刃口锋利,性能愈加良好。山东苍山出土一柄东汉初年的环首刀,通长112厘米,刀身有“永初六年五月丙午造卅炼大刀吉羊(祥)”铭文(图八)。

  

  图八 “卅湅”钢刀(江苏徐州出土)

  永初为安帝刘祜年号,永初六年为公元112年。几十年后,到了灵帝刘宏时,甚至出现了百炼清钢刀。此刀出土于日本奈良,刀身错金铭文,标明此刀铸于东汉和帝中平年间(184~189年)五月丙午日。为百炼精钢刀。其后还有“上应星宿、下辟不祥”等吉祥语。环首刀也有用青铜铸造的。这些刀不用时插在木制髹漆的刀鞘内,鞘上装有 汉刘熙《释名·释兵》曰:刀“其末曰锋,言若蜂刺之毒利也。其本曰环,形似环也。其室曰削,削,峭也。其形峭杀,裹刀体也。室口之饰曰琫,琫,捧也,捧束口也。下末之饰曰琕,琕,卑也,在下之言也。短刀曰拍髀,带时拍髀旁也,又曰露拍,言露见也”,说的就是环首刀。

  到了东汉,环首刀的形制日见成熟,性能优良。在军队中渐有取代钢铁剑的趋势。我们举一个有趣的例子,楚汉战争时在鸿门宴上,项羽的谋士范增命项庄舞剑助兴,借机杀掉刘邦。项伯遂拔剑对舞,保护刘邦。危急中张良唤来猛将樊哙保驾。樊哙仗剑拥盾闯进大帐,目眦尽裂,怒视项羽。汉王刘邦借机逃脱。范增见计谋落空,十分气愤,把刘邦赠与的一对玉斗挥剑砍碎(语见《史记·项羽本纪》)。而到了东汉末年,也是在一次宴会上,酒兴方酣,东吴大将凌统拔刀起舞,意欲斫杀甘宁为父报仇。甘宁也不示弱,掣出双戟与之对舞。一时气氛骤然紧张。吕蒙见之不妙,急忙操刀持盾,上前把二人分开(语见《三国志·吴书·甘宁传》)。由上述记载我们可以见到,时隔了大约四百年,环首刀已取代了钢铁剑,成了军队的主要装备。而且人们像重视佩剑一样,把佩刀作为时尚。其形象资料见于汉代画像石和壁画中。如“胡汉战争画像”内常有一手持刀,一手拥盾的骑兵或步卒,以及挥刀舞盾争斗的武士的形象(图九)。

  

  

  图九.1 手持环首刀和盾武士

  

  

  图九.2 手持环首刀和盾、勾镶武士

  也常见有插在鞘内的环首刀架在兰錡(兵器架)上。

  环首刀使用的年代下限可到魏晋南北朝乃至唐代,三国、两晋有持环首刀的陶俑,南朝有挽盾,肩扛环首刀武士的画像砖,敦煌285窟西魏壁画“五百强盗成佛图”中,有的步战者左手举盾,右手持环首刀。唐代有一种环首刀刀体特别长,与人的眉心等高,估计在1.5米左右,当为仪卫所用,其形象资料见于陕西三原唐代李寿墓石槨线刻武士图像(图一O)。

  

  

  图一O 持环首长刀仪卫武士(陕西三原李寿墓出土)

  

  三国时期,魏、蜀、吴对刀都特别重视。《古今刀剑录》记载,蜀国刘备于章武元年,“造刀五万口,皆连环及刃口,列七十二湅柄中”。东吴孙权“以黄武五年,采武昌铜铁,造千口剑,万口刀。各长三尺九寸。刀方头,文曰大吴,小篆书”。当时打造刀剑的技术已经非常先进。蒲元在斜谷为蜀相诸葛亮造刀,“融金造器,特异其法”。刀造好后,淬火时,强调汉江水“钝弱”不可用,必须取用“爽烈”的蜀江水。所以他造出的刀“称绝当世,因曰神刀”。

  东晋的刀形制有所变化,有的刀身长直,刀头尖锐,柄窄细,插装木柄后才能使用(图一一)。

  

  

  图一一 铁长刀(江苏镇江出土)

  有的刀身变短,刀柄铸作銎状,可装长柄。这种改进后的铁刀在江苏镇江东晋墓中发现过(图一二)。

  

  

  图一二 铁銎柄刀(江苏镇江出土)

  南北朝时期多见的长刀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乃至与矟、戟一起,成为装备骑兵的另一种格斗兵器。魏晋南北朝时期还出现过擅使长刀的猛将,陈安就是其中一个,他每临阵,或用双大刀,或一手用矟一手挥舞大刀。《晋书·载记》引《陇上歌》唱陈安曰“……七尺大刀奋如湍,文八蛇矛左右盘,十盪十决无当前”。《太平御览》引《灵鬼志》又说陈安“双持二刀,皆长七尺,驰马运刀,所向披靡。”

  到了隋唐,刀在军队中被普遍使用。据《太白阴经》记载,以士兵一军一万二千五百人为计,一万人装备佩刀,为八分。二千五百人配备陌刀,为二分。达到了每人一口的程度。《唐六典》记载,当时的刀分四种,为仪刀、鄣刀、横刀和陌刀。仪刀和鄣刀,是仪仗和鄣身用器。横刀即佩刀是一种短柄刀,是每个战士必备的兵器,刀鞘上有附珥,可以通过附珥将刀悬挂在腰带上。陌刀两边有刃,后面接装长柄,双手持握,是新出现的刀类格斗兵器,主要为步兵使用。《旧唐书·阚稜传》记载:稜“善用大刀,长一丈,施两刃,名为拍刃。每一举,辄毙数人,前无当者。”这里所说的拍刀,当就是陌刀。天宝年间,唐军中还专门设立了“陌刀队”,由左、右“陌刀将”李嗣业、田珍统领。考古发掘中唐刀的实物较少,我们见到黑龙江省宁安县虹鳟鱼场渤海墓地出土的一口铁长刀,长62.8、刃宽2.6厘米。直背直刃,向前斜削成锋。厚背,断面成三角形。刀柄短窄,直长条形,末端有一圆孔。加装木柄后才能使用(图一三)。

  

    

  图一三 铁长刀(黑龙江农安渤海墓出土)

  汉朝特别是东汉以后,自天子至百官对佩刀特别重视,佩刀表示达官贵族的身份等级。以至《舆服志》对天子百官的佩刀形制及装饰做了极严格的明文规定,不准许逾越。这种佩带用刀,从外形上要求精致美观,刀身通体雕错花纹,刀环铸成各种形态的鸟兽图案。例如河北定州北庄43号墓出土东汉中山穆王刘畅生前的佩刀,全长105厘米,刀身饰有线条流畅的错金涡纹和流云图案,符合《后汉书·舆服志》“诸侯王黄金错”的规制。三国时期,诸国君臣无不看重佩刀,吴主孙权曾亲自督造宝刀三口,名“百湅、青犊、涌泉”。曹操更是早在建安年间,用了三年督造五口百炼钢刀,刀上分别刻饰龙、虎、熊、鸟、雀等纹样,其中两口留之自用,其他三口分赐予曹丕、曹植诸子。曹植曾作《宝刀赋》以记之,赋中有文曰“陆斩犀革,水断龙角。轻击浮截,刃不纤流”。夸赞它在陆地上能砍断犀象的皮革,水中能削去蛟龙的角,能转击,能横截,随心所欲。堪比太阿、巨阙宝剑。

  

  

  

  

  

  

  《古兵探观工作室》  杨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