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刀屠龙(续)

  二 宋代以后的刀

  自宋代起,我国进入了冷兵器与火器并用的时代,火器的出现更新了传统的作战形式,新的作战形式又反过来促进传统兵器的改进和新型兵器的产生,刀也是如此。

  北宋仁宗庆历年间(1022~1063年)曾公亮等人官修的兵书《武经总要·器图》中记述了八种刀制,书中称“刀八色”,并有图像资料参阅。这八种刀可分长柄、短柄两大类,短柄刀称“手刀”(图一)。

   

  图一 《 武经总要》手刀

  与前代的环首刀比较,刀身明显加宽,刀尖前锐后方,身、柄之间加制了护手,柄后环首渐趋消失。“手刀”(短柄刀)单手持握,与盾配合使用;长柄刀样式很多,掩月刀、眉尖刀、屈刀、凤嘴刀、笔刀等等(图二),

  

  

  图二 《武经总要》刀八色(含手刀)

  其形制大同小异,都是厚背薄刃,刀尖上翘,刀身后接装长柄。不同的是刀头的大小,分量的轻重,以及刀柄的长短。比如掩月刀就大就重,传统小说、戏曲中,关云长用的青龙偃月刀就是这种刀型。眉尖刀、凤嘴刀、笔刀相对分量较轻。使用者根据自己的膂力以及不同的作战形式选而用之。掉刀两侧有刃,厚脊,前部正中出刀尖,当由唐代陌刀发展而来。《武经总要》记载,当时士兵50人为一队,配有陌刀5柄,拍刀4口,用刀者约占五分之一。当时的阵法中,有一种“四门斗底阵”,就是以步卒持刀枪为前锋,每500名士卒中有陌刀手40名。该书还把我们常说的方天画戟也列入了刀的范畴,称之为“戟刀”。它们虽然都是军队中配置的刀类兵器,但不全用于常规格斗。此外,该书还列举了其他多种刀的名目,有朝天、定戎、太平、开山、开阵、划阵、车刀、偏刀等等,因形制“皆小异,故不悉出”,书中也未附图像,推想当与掩月刀、凤嘴刀等形制相近。《武经总要·攻城法》中还记述了一种“驩耳刀”,是一种攻城用兵器,似矛而刃宽,后装短柄,“刃连袴长一尺,上锐下狭,柄长三尺”(图三)。

  

  

  图三 《 武经总要》驩耳刀

  攻城挖地道时,用来钻土,与凤头斧、裂钻等配合使用。

  宋代军队中也常用一种叫麻札刀的兵器,它在岳飞抗击金兵的战争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绍兴十年(1140年),岳飞驻守郾城(今河南郾城)。七月初八日,金兀术率重兵直扑郾城,列阵时,自己为中军,一万五千骑“拐子马”为两翼,气焰甚嚣尘上。这种“拐子马”,又称“铁浮屠”, 骑兵和战马皆披重铠,是由南北朝时期重甲骑兵改进的兵种,冲锋陷阵所向披靡。岳飞则令步兵手持麻札刀对阵,目不仰视,专砍敌兵马腿。马一仆倒,重甲骑兵就失去了优势,岳家军遂大败金兵,取得了郾城大捷(语见《宋史·岳飞传》等书)。

  能以弱对强,这是一种什么刀呢·目前没有宋代图像资料可以参考,也未见详细的文献介绍。我们推测,“麻”的字音与“马”近,“札”与“扎”互通,当为马扎刀,即斩马刀,一种刃口锋利的短柄钢刀,单手持握,与盾(宋代称之为旁牌)配合使用,以盾遮挡敌人的兵器,用刀砍斫拐子马的马腿。这一点已被后来的文献证实。明代戚继光《练兵纪实杂集·军器解》中说:“兵人一手持牌,一手持腰刀,此即岳飞旁牌、麻札刀之制”。《明会典·工部十二·军器军装一》则直接称之为麻札斩马刀。斩马刀宋代就有详细记载,《宋史·兵制十一》:神宗熙宁五年(年),“帝匣斩马刀以示蔡挺,挺谓制作精而操击便,乃命中人领工造数万口赐边臣。镡长尺余,刃三尺余 ,首为大环。” 其形制大概与和和汉代的环首刀相似。宋代还有一种朴(po)刀 ,柄后可以接装木柄,便于携带,常为民间百姓所用,以至后来的通俗小说《水浒传》等书中每每提到。

  明代以后,军队中已广泛使用火铳等火器作战,冷兵器的的光环逐渐褪去,但刀仍是特别重要的实战格斗兵器,基本沿袭《武经总要》中的长柄刀和短柄刀刀制。长柄刀有钩镰刀、夹棍刀等(图四),

  

  

  

  图四 《武备志》钩镰刀、夹棍刀

  茅元仪《武备志》中有图像可见。钩镰刀刀尖后翘,刀背伸出一鹰喙状钩,刀身之下有护盘。夹棍刀只是在棍棒的头端加装一直刃短刀。短柄刀细分为短刀、腰刀、长刀三种(图五)。

  

  

  图五 《武备志》短柄刀

  短刀刀身窄长,刀锋尖而上翘,分量较轻,为骑兵使用。《武备志·军资乘·器械二》说,短刀“与手刀略同,可实用于马上。”腰刀是传统兵器,骑兵、步兵都在继续使用。明代的腰刀刀身细窄翘弯,戚继光《练兵纪实杂集·军器解》“长三尺二寸,重一斤十两”。《武备志·军资乘·器械三》说其用法,“刀要与手相乘,柄要短,形要弯,庶宛转牌下,不为所碍。该就牌势也”。可见仍是与盾配合使用的兵器。

  长刀,《武备志》、《练兵纪实》等书均有较详细记载,其形制为明代新创。《武备志·军资乘·器械二》:长刀“则倭奴之制,甚利于步,古所未有。”“世宗时进犯东南,故所得之”。“长刀之制,刃长五尺,后用铜护刃一尺,柄长一尺五寸,其长六尺五寸,重二斤八两。”当是一种步战用的短柄长刀,两手持握,杀伤力极大。戚继光的步兵、骑兵队伍中,都装备有长刀。

  民族戚继光在长年的征战中,总结实战经验,注重各种兵器质量,特别是士兵常用的腰刀,他强调“腰刀造法,铁要多炼,刃用纯钢,自背起用平铲平削,至刃平磨,无肩乃利。妙尤在尖。近时匠役将刃打厚,不肯用工平磨,只用侧锉,将刃横出其芒,两下有肩,砍不入深,刀芒一秃,即为顽铁矣,此当辨之。”长刀则是戚继光在多年与倭寇作战过程中,根据日本倭刀增损改易而成。他还仔细研究日本的《阴流剑术之目录》,创编了一套专门克制倭刀的刀法,因这一年是嘉靖辛酉年(1561年),所以称“辛酉刀法”,收入《纪效新书》中(图六)。

  

  图六 《武备志》载“戚氏刀法”

  《武备志·阵练志·练教艺》是这样记载的,“戚少保于辛酉阵中得其习法,又从而演之,并载于后,此法未传时,所用刀制略同,但短而重,可废也。”而今,我们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还能见到“戚氏”刻铭钢刀,刀身窄长,刃口锋利,有盘形护手,短柄。通长89厘米,柄长16厘米。刀上刻“万历十年登州戚氏”铭文(图七)。

  

   

  图七 “登州戚氏“钢刀

  此刀既可单手持握,又能双手共持,使用灵活,专能克制倭刀之利。因倭刀刀体较长,劈砍时必须双手,一击不中,回转较慢,灵活的戚氏刀则能立即出刀,斩杀敌人,实战功用十分鲜明。训练有素的戚家军使用各种刀、狼筅和其他兵器,配合特殊的阵法,在与进犯的倭寇作战中屡战屡胜。

  到了清代,刀的种类更为繁多,但仍分为长柄、短柄两大类刀。长柄刀有挑刀、片刀、宽刃大刀、虎牙刀、偃月刀、武科刀、割刀数种,刀身或宽或窄,刀柄或长或短,都与传统刀相差不多。只有割刀形制特异,刀身横出,刀尖下勾,当是根据草原牧民割草用的鐥镰改制而成(图八)。

   

  图八 《皇朝礼器图式》割刀

  《皇朝礼器图式·武备三》记载,“通长五尺二寸,刃横长一尺四寸,阔一寸,前曲而俯,銎长二寸,柄长五尺”,装备于绿营,水战时用来勾割敌船的船缆。在清朝军队中,短柄刀的使用比长柄刀广泛,所以种类也多,有适于劈砍功用宽身厚重的扑刀;有长于刺割的顺刀、窝刀、双手带刀、背刀、窝刀、鸳鸯刀、船尾刀、滚背双刀等等。

  清代重武备,王公贵胄、将佐都有佩刀,这些佩刀不但制作精良,装饰华美,形制也与一般士兵用刀不同,且不同的品级,有不同的刀制,因此把刀剑的制作推到了峰巅状态。尤以乾隆皇帝御用宝刀最为著名,乾隆十三年(1748年),玄烨钦定制作御用刀、剑各30柄,又于四十四年、五十八年、六十年分三批钦定制作御用“天、地、人”腰刀,每柄各有名号。制作好后,每5柄为一箱装在楠木箱内。以“鲤腹”腰刀为例,精钢制作,刀身窄长,刀锋微微上翘,刀身饰金银花纹,绿鲨鱼皮饰刀鞘,所缀皮签上书“人字五号鲤腹刀一,重二十四两,乾隆年制”(图九)。

   

  图九 清·鲨鱼皮鞘鲤腹腰刀

  在古代,刀也是世界各国军队的主要兵器装备,如日本的太刀、倭刀、窝刀,阿拉伯弯刀,土耳其弯刀,以及流行于欧洲中世纪的瑞士马刀等等,尽管形制不同,功用各异,都在战争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各有千秋。

  

  

  

  《古兵探观工作室》  杨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