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至东汉时期的甲胄

  在古代的冷兵器时代,无论中国还是外国,甲胄和格斗兵器、卫体兵器相辅相成,都是军队的主要装备之一,其地域之广,遍及世界;其时间之长,悠悠数千载;其使用范围之众,上至帝王贵胄,下至普通士卒。往往一副宝甲,深得帝王贵胄珍爱,魏武帝曹操曾赐予诸子铠甲,曹植把它作为一件大事,作《先帝赐臣铠表》以记之。表文曰:“先帝赐臣铠,黑光、明光各一领,两裆铠一领,环锁铠一领,马铠一领。今代以升平,兵革无事,乞悉以付铠曹自理。”一领上好的当是武将的门面,所以吴承恩《西游记》第三回写孙悟空闹龙宫时,求得如意的兵器金箍棒,仍撒赖不走要披挂,东海龙王只得求南海、西海、北海龙王诸兄弟,送来了凤翅紫金冠、黄金锁子甲和藕丝步云履。(《西游记》第三回)孙悟空穿戴整齐,果然换了一副模样,“身穿金甲亮堂堂,头戴金冠光映映。手举金箍棒一根,足踏云鞋皆相称(《西游记》第四回)”。施耐庵《水浒传》第五十六回“吴用使时迁盗甲,汤隆赚徐宁上山”,说金枪手徐宁有一副先祖留下来的雁翎砌就圈金甲,为镇家之宝,“这一副甲,披在身上,又轻又稳,刀枪箭矢,急不能透,人都唤作‘赛唐猊’。”徐宁把这副甲看得比性命还重,“用一个皮匣子盛着,直挂在卧房中梁上。”后来时迁费尽心机盗得宝甲,赚徐宁上了水泊梁山,助宋江大破连环马,收降呼延灼。这样说来,一副宝甲虽然不能说价值连城,但的确与人的生死安危息息相关。

  先秦时期的铠甲

  关于铠甲,汉刘熙《释名》卷七“释兵》释曰:”似物有孚甲以自御也。亦曰介,亦曰函,亦曰铠,皆坚重之名也。”铠甲的发明者,管子认为是蚩尤发明的,他在《管子·地数篇》中说“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此其始也。”《尚书·费誓》正义引《世本》曰“杼作甲”,而杼是“少康之子”,制甲始于夏代。从考古学角度考察,铠甲起源于原始社会的部落战争,甚至更早,人们在狩猎过程中,从动物有韧皮厚甲得到启示,把兽皮等披在身上,或者用藤条编成片状遮蔽身体,以避野兽或敌人的攻击,这就是最原始的甲。从民族学的资料看,居住在台湾兰屿的耶美人,在一百多年前还使用以藤条、藤皮编制的藤甲,这种藤甲包括保护前胸、后背的身甲,以及保护头部的头盔,为了增加保护强度,他们还在藤甲外蒙一层鲀鱼皮做第二重保护(图一)。

  

  

  

  图一 台湾蓝屿耶美人所披藤甲

  而最多的还是用皮革做甲,傈僳族先民们就曾用整块生牛皮披扎在身上做甲用。民族学资料是历史的投影,早期的皮甲就是这个样子,安阳侯家庄1004墓就曾发现过这类皮甲的残痕,皮甲最大径约40厘米,上面绘有黑、红、白、黄色的图案(图二)。

  

  

  

  图二 皮甲片残痕(河南安阳侯家庄商墓出土)

  但是这样的皮甲穿在身上行动不便,后来人们又把皮革裁成小片,再按照人体需要保护的部位联缀成甲。商殷、两周时期的甲大多都是这种类型。

  成书于春秋晚期的《考工记》记载,有“函人”专工制作皮甲,而制甲,首先要有式样,即“容”(凡为甲,必先为容),而后记载了制甲的标准、选材及制甲的各道工序的注意事项。其工序是先根据标准选择皮料,再按照武士身体的部位把整片皮料裁成各种形状不同尺寸的甲片,经锻革、钻孔,最后用丝线、皮条缝缀成形,经涂漆彩绘而成甲。书中还总结出不同皮质甲的质量和使用年限,“犀甲七属,兕甲六属,合甲五属。犀甲寿百年,兕甲寿二百年,合甲寿三百年。”

  在这三种皮甲中,尤以合甲质量最好,寿命最长。而合甲是“削革里肉,但取其表,合以为甲”,最为费时费力,所以质量最高,使用年限最长。当时的甲片多近似长方形,形如书写文字的简札,因而称为“甲札”,用甲札制成的甲叫做“札甲”。在先秦,特别是战国中期以前的商周、春秋时期,作为防护装具,各类皮甲与戈、矛、鉞、戟等青铜格斗兵器相生相克,它与体量较大的盾牌配合使用,可以有效地抵御青铜格斗兵器,乃至远射兵器弓矢的攻击,对于战车上的武士尤为重要;皮甲也用在战车的輓马上,车辀两旁的服马,往往披挂皮甲予以保护。甲的名目颇多,在古文献和简牍中,有“犀甲、兕甲、吴甲、楚甲、彤甲、厀甲、画甲、素甲”等记载。

  在考古资料中,皮甲多出土在南方的楚、曾国墓葬中,如湖南长沙浏城桥一号墓,湖北江陵藤店一号墓、拍马山五号墓,湖北荆门包山二号墓,湖北随州曾侯乙墓等等。其中尤以曾侯乙墓出土的数量最多,保存的最好。

  在曾侯乙墓中,皮甲与数量众多的青铜兵器一起,出土于北椁室,经清理有人甲13领,马甲二领。人甲包括胄和身甲两部分,而身甲有又由保护胸腹的甲身,保护下身的甲裙和保护两臂的甲袖组成。甲片则由两片皮革合制,多呈长方形或梯形,最大的甲片长达27厘米。内外髹黑漆,用红丝线联缀,全甲复原后长度在80厘米以上,上部还有高起的盆领,可以有效地遮护人体的躯干。皮胄也由皮甲片联缀而成,中间有前后纵向的脊梁,下部有保护颈部的垂缘(图三)。

  

  

  

  图三﹕1 湖北随州曽侯乙墓武士身着皮甲

  

  

  

  图三﹕2 西汉披铁甲戴兜鍪武士复原

  先秦时期用来保护头部的还有铜胄,东汉许慎《说文》曰:“胄,兜鍪,首铠也。”就是戴在头上的铠甲。商周时期,已经使用青铜铸造的胄了。在河南省安阳侯家庄1004号商代晚期王墓中,一次就出土青铜盔胄140多顶。这些铜胄形制大同小异,从前至后有一条突起的纵脊,看来是采用合范法铸造的。迎面铸饰牛头纹或兽面纹,有的两护耳部分还铸饰漩涡纹。顶部树立一根可装缨饰的铜管,总高20厘米。胄的内部铸痕明显,只有衬垫织物或包上头巾才能戴(图四)。

  

  

  

  图四 铜胄(河南安阳侯家庄商墓出土)

  江西新干商代大墓中也出土过青铜胄,胄体前脸下部较短,形成长方形缺凹,以便戴胄者露出双眼视物。两侧向下延垂以遮护双耳。后面当缀有皮甲片联成,遮护后颈的顿项。胄的前面上中有一条高突的凸棱,向上直达胄顶。胄顶有一根插装缨饰的铜管。胄的前脸以脊棱为中线,铸饰一个大兽面。兽面双眼突睛,双角巨大而下卷,显得狰狞而威猛(图五)。

  

  

  

  图五 铜胄(江西新干大洋洲商墓出土)

  西周时期的胄见于北京昌平白浮墓葬中,它的形制很像敞口钵,顶部较尖圆,两护耳部外侈。胄顶正中立铸扎系缨饰的扇面形棱脊或立纽。胄的外表还贴附金银、贝壳等各种饰物等,与《诗经·鲁颂·閟宫》:“公徒三万,贝胄朱缦。”可以相互印证。

  在我国先秦时期也曾使用过青铜铸制的甲,不过数量不多,而且是缝缀在皮甲上做第二重保护的。如陕西长安普度村西周M18出土了长短两种42件长方形铜甲片,铜甲片的四角有穿孔,表面光洁,背面残存有附着物痕迹,当是连缀在皮革上保护胸腹的护甲。类似的青铜甲片西安张家坡M170井叔墓也出土过,有12列,每列5枚半月形铜泡缝缀在衬物上组成保护胸腹的护具。这种做法也用在皮胄上,而且时代更早,山东滕州前掌大商代墓葬就曾出土过,前后纵向的胄梁为青铜铸成,有的还在胄梁前当前额的部位铸兽面纹,而胄梁两侧保护头颅的胄体则由皮革制作,胄体的两侧还嵌有青铜圆形护耳。

  先秦时期,尤重车兵,这时的马甲多用来装备驾輓战车的服马。《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晋楚城汉之战中,晋军把马甲做成虎皮之形,用来恐嚇敌军,因此一战而胜。在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和江陵包山楚墓中,都曾出土过皮马甲。曾侯乙墓出土者仅存马胄(面帘),马胄用整块牛皮制作,眼、耳部位挖孔,眼眶、颊腮部位压印花纹,满刷黑漆,花纹涂以红彩(图六)。

  

  

  

  图六 马胄(湖北随州曽侯乙墓出土)

  包山楚墓出土马甲二具,皆由马胄、胸甲和身甲构成。与曾侯乙墓不同。包山楚墓的马胄由顶梁片、鼻侧片、面侧片各2块编缀,胸甲由五排25块甲片编缀,身甲由48块缀六列编缀。马甲两面皆刷漆,内黑外红。这两副马甲就整体而言,可以有效的遮护战马的主要部位,又因为它是由多块皮甲片编缀而成的,灵活便捷,不影响马的运动(图七)。

  

  

  

  图七 包山楚墓出土皮马甲复原示意图

  可以说性能相当优良。

  战国中期以后期伴随着钢铁格斗兵器的出现,铁制的甲胄诞生了。先是遮护臂胫的铁衣,文献中称为“铁幕”,继而出现用铁甲片编缀成的铁胄、铁甲。河北易县燕下都44号丛葬墓出土了一顶铁胄,整体呈倒置的鍪形,前面开脸。系用89块铁甲片编缀而成。其编缀方法是先用两块半圆形甲片拼接为顶。再用圆角长方形甲片以上层压下层,前片压后面的方法编缀兜鍪体(图八)。

  

  

   

  图八 铁胄(河北易县燕下都44号墓出土)

  易县燕下都还出土了一些铁甲片,说明到了战国晚期,铁胄、铁甲等防护装具已经出现,打破了铜胄、皮甲一统军队的格局。它与矛、戟、剑等钢铁格斗兵器同出,预示这类崭新质地的兵器勃勃向上的生命力,必将引起战争形式、战略思维的革命。

  秦汉时期的铠甲

  秦始皇兵马俑坑出土的数千个陶俑,为研究秦代的铠甲提供了大量素材。这时的铠甲已相当完善,不同身份的将士所穿着的铠甲不同,不同兵种的士兵穿着的铠甲也有区别,从铠甲的种类上看,有将官用甲、车兵用甲、步兵用甲和骑兵用甲,与先秦战国诸国相比,有相当程度的进步。

  从秦俑坑陶俑所着铠甲看,高级军官的铠甲以整块皮革做衬底,胸部缀有花饰彩带,或表示里面衬有金属护板。胸部以下缀有小型甲片,这些小甲片结构细密,应该是金属的。有的将官的肩部还披挂有用小甲片编缀的披膊(图九)。

  

  

  

  图九 将军俑.

  下级军吏的铠甲只有胸甲,用两条背带呈十字型交叉系于背后。一般士卒则身着只有甲身、披膊和垂缘的身甲。不同兵种中,步兵、弩射手的铠甲较长,下缘圆弧, 两肩有披膊;尤以战车兵的铠甲防护性能最好,也最复杂,它的特点一是甲身较长,二是披膊加长,可达腕部,还用三片甲片做成护手保护手背,三是甲身的领部加缀甲片构成“盆领”,可以保护项部(图一O)。

  

  

  

  图一O 御手俑

  遮蔽部位加大适应车兵,特别是车御在战车上行动不便的需求;骑兵的铠甲最短,只有前、后身甲,且甲的下缘较短,轻巧轻便,有利于骑兵上、下战马,适合骑乘需要。

  历史上曾有“秦人无胄”的说法,秦始皇陵兵马俑坑出土的所有陶俑中,也没有一件戴兜鍪的,因而有人把它作为秦兵勇猛善战的象征。近年来秦始皇陵陪葬坑出土了青石甲、石胄,以及石马甲,特别是石胄的出土,打破了这一传统说法,为我们研究秦人的防护装具提出了新的课题。石胄出土于秦始皇陵K9801号陪葬坑中,整体呈兜鍪形,由74块石甲片编缀而成。横行五排,顶片为圆形,中间有孔和铜环,可系缨饰。其他甲片有梯形,板瓦形和形。石片磨制精细,周边穿孔(图一一)。

  

  

    

  图一一 石胄(秦始皇陵9801号陪葬坑出土)

  石甲分为前后甲身、甲裙、双肩和左右披膊。所用甲片较大,其形状有长方形、正方形、梯形、舌形和圆形,用扁铜条联缀而成。全甲共用甲片621片(图一二)。

  

  

  

  图一二 石甲(秦始皇陵9801号陪葬坑出土)

  这袭甲虽为石质,但从形制来看,比战国的甲进步了许多。

  西汉时期的铠甲已大量装备了铁铠甲,因其色黑,又称“玄甲”。当时铁铠分两大类,一类是以较大的长方形甲片编缀的札甲,另一类是用较小甲片编缀的鱼鳞甲,还有一种是用这两种甲片混合编缀的,可称中间类型。其形制可从陕西阳陵以及杨家湾俑坑的陶俑上观其大概,杨家湾武士俑所披着的铠甲多是札甲,编缀后分作前后两片,用丝绦系挂在身上,可遮护胸腹和后背,有的再加覆披膊以遮护肩部。当时札甲的甲片可长达20厘米,披挂起来行动不甚方便,后来甲片逐渐减短。1959年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二十家子出土一件完整的铁铠甲,主体部分用长方形大札甲片编成,不过甲片的尺寸小了许多,长仅11厘米。为了活动便捷,甲下缘保护腰胯的部分以及披膊用更小的舌形甲片编缀,在形制和性能上向前迈进了一步。杨家湾作指挥形态的陶俑,所披的铠甲甲片极细,形似鱼鳞,称为鱼鳞甲(图一三)。

  

  

  

  图一三 着鱼鳞甲武士俑(陕西咸阳杨家湾西汉墓出土)P1010028

  鱼鳞甲的典型首推满城汉墓出土的一领,全由细小的舌形甲片编缀,有身甲有筒袖,复原后身长80厘米,共用甲片2859片。山东淄博西汉齐王墓出土的鱼鳞铁铠有甲身,有披膊,有兜鍪,共用甲片2244片,甲片上又用金银片装饰,华美异常(图一四)。

  

 

  图一四 铁甲胄(山东淄博西汉墓出土)

  江苏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各类铁甲片8000多片,拼缀后为2顶铁胄和4领铁铠甲。铁胄用铁甲片编缀而成,整体形状与易县燕国铁胄和秦始皇陪葬坑石胄相似,但增加了保护颈项的垂缘。顶片为圆形,中间有孔可系缨饰。其他有长方形、梯形等(图一五)。

  

  

  

  图 一五 铁胄(江苏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

  全胄共用甲片120片。铁甲有铁札甲、大小鱼鳞甲和鱼鳞铁裙甲,铁札甲和大鱼鳞甲均高70厘米,重18千克,当为重型铠甲。小鱼鳞甲高60厘米,用2400多片甲片编缀而成,仅重8千克,为轻甲。鱼鳞裙甲用3000多片甲片编缀,甲片形如小刀片,高100厘米,长可护膝,当为战车车士所用铠甲(图一六)。

  

  

  

  图一六 铁甲(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

  在汉代军队中,铁甲当为主流,但皮甲仍在使用,不过数量较少,属于从属地位。为了与铁甲区分,称为“革甲”。湖南长沙南郊侯家塘西汉墓出土的革甲片有长方形、方圆形、椭圆形数种,长3.3~4.5厘米,最长的6厘米。用两层皮革类缝合制成,制作非常细致讲究,当为“合甲”之列。

  东汉时期的铠甲在种类和性能上,与西汉没有大的差别,只是更加精细罢了。

  

 

                        《古兵探观工作室》  杨萍